中国医药发展:百年波澜壮阔史,别有天地换人间


发布时间:

2023-12-01

英商老德记、屈臣氏大药房遍地开花,几乎席卷中国的省会城市。 西药房个个赚得盆满钵满,日本“任丹”几乎可以用泛滥来形容。 “马关条约”的强权,让外商取得了中国开设工厂的特权,外商乘机将原西药房扩大成制药厂。

一、混沌未分,夹缝求存

如同大多数民族工商业一样,中国制药业也萌芽于清末民国初这个荒诞屈辱却又风起云涌的大时代。


英商老德记、屈臣氏大药房遍地开花,几乎席卷中国的省会城市。

西药房个个赚得盆满钵满,日本“任丹”几乎可以用泛滥来形容。

“马关条约”的强权,让外商取得了中国开设工厂的特权,外商乘机将原西药房扩大成制药厂。


有利可图,自然就有不甘人后的故事。

为响应清政府“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号召,不少民族资本家斥资建厂。


龙虎人丹的广告“旅行不可不备,居家不可不备,急救之大王,济世之宝物”铺天盖地,可以说是开药企广告之先河。

山寨版的“仁丹”,一度成为国货的象征,日商甚至恼火至以商标侵权状告西药厂龙虎公司。

外商的止疼药,登陆中国就变成止痛散、镇痛丹、回生方…;同一种油更是五花八门,万金油、如意油、自在油、十字油、百草油、保心油、驱风油…


这时候的药商、药厂,只要活着,就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谈雄心壮志、济世为民,就显得有些苍白和无力。

二、危急存亡,立德立言

民族危急存亡之际,有人低下头颅,有人苟且偷安,有人远离是非,当然也有人舍身赴国难,荷戈奋战,医药界也不例外。

五四运动的兴起,敲醒了沉睡的雄狮。

“抵制日货,提倡国货”响彻云霄,时任上海钱业公会会长秦润卿提出“商业也应爱国”的重要主张。

民族制药业一方面嗅到了商业勃发的契机,另外一方面受到爱国主张的鼓舞。

五洲大药房股份有限公司的项松茂怒喊出:“贩售外货,不过拾其余汤残羹,须自制新药,始能与之抗衡。”

1921年,五洲固本皂药厂正式成立。至1931年,五洲大药房已有分店17家、联号企业55家,产品达百余种,价值近千万,成为当时国内大的医药企业。

与五洲一样,此时的民族药企,都怀揣着“实业救国”的理想,他们不畏强权、高歌猛进。

1920年后,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的制药厂犹如雨后春笋,涌现一大批拥有市场竞争力的民族企业,如上海的五洲、中法、新亚药厂,广州的何济公、黄宝善药厂,天津的中西、伟迪民药厂等。

1924年,国人创办的民族药厂仅有93家,至1936年,在主要省会城市已发展到300多家。

枪打出头鸟,项松茂的生命如同璀璨的烟火,定格在盛放的瞬间。他不幸被日军所俘,然而,他面斥敌酋,大义凛然,以身殉国。

项老以生命书写的“平居宜寡欲养身,临大节则达生委命;治家须量入为出,徇大义当芥视千金”,激励着企业家们前赴后继。

救亡图存之际,民族药企如同一颗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的铜豌豆,只需一滴雨露便能破土而出。

关键词:

全部
  • 全部
  • 产品管理
  • 新闻资讯
  • 介绍内容
  • 企业网点
  • 常见问题
  • 企业视频
  • 企业图册

更多促销活动


亿奥邦(EallBio)致力于产品标准化,操作标准化及管理标准化,以cGMP的要求管理公司和生产产品。公司在2021年被评为了北京市高新技术企业(证书编码:GR202111001271),建立了本公司生产及研发原料管理规范(指纹图谱),通过标准化管理增强市场竞争力。

logo

搜索热词:细胞库 生化检测试剂盒 细胞生物学 分子生物学产品 蛋白与免疫产品 化学及生化试剂干粉